生育力:Vogue 译码科学 & 统计数据

- 编辑:admin - 点击数:57

生育力:Vogue 译码科学 & 统计数据

  谈到生育力,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对某些人来说,这是个很情绪性的话题;而对其他人而言,则可能没有多少想法。或许是朋友转述的故事,也或许是个人经历──能够确定的是,它现在是一个更复杂、更微妙的领域,而不仅仅就是“生孩子”。

  我们从 Z 世代之前的婴儿潮年代发展到现在,当时成家生子对多数人来说都是必然的承担责任,当今世代卻置身光谱的另一端──婴儿低潮。 全球生育率正创历史新低,根据《全球疾病负担》研究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报告强调自 50 年代开始有显著下滑,全球妇女平率生育数量原为 4.7,到了2017 年却只有 2.4(考虑到不同国家间存在的悬殊差距:最多在西非的尼日利亚达到 7.1,最少在塞浦路斯却只有 1)。

  关于全球持续生育力低迷的原因牵涉甚广──从环境到经济和各种时事变量。Racounter 的《解析生育力》报告 (Understanding Fertility)在2018 年四月发表于《时代》杂志,发现仅仅在英国,每六对夫妻里就有一对不容易受孕,实际上还可能更多。而你若在 25 到 45 岁这年龄范围内,更有可能认识某人正在接受生育治疗。

  过去半个世纪里,在辅助生殖上长足的技术进步为人们提供了许多生育选项,这些人在以前只能放弃希望:包括那些有不孕问题的、同性伴侣想要组成家庭、还有接受过癌症治疗的妇女。2018 年标志着第一个在 1978 年出生的试管婴儿 40 周年纪念,自此,有超过八百万婴儿在体外受精的辅助下诞生。再加上基因编辑的发展、生殖医学的成长、卵子冷冻和捐赠,我们在生育方面进入了一个勇于探险的新境界。

生育力:Vogue 译码科学 & 统计数据

  

  卵子与排卵

  对那些等待适当时机的人来説,时钟毫不留情的倒数计时是个必须面对的残酷现实。“女性生来就有一生该具备的所有卵子,”纽约 NorthwellHealth 妇产科、生殖内分泌学暨不孕症专科医生 Randi Goldman 博士解释。

  “各人原生的卵巢卵泡总量只会随年纪增长而减少,这不止会造成卵子数量减少,在中年后出现基因异常的风险也会增加。换句话说,女性在 35 岁以前,卵子比较有可能維持基因正常。35 岁之后,正常度就开始降低,37 岁以后更是每况愈下。”Goldman 解释。

  她继续说:“在子宫里,女性会有六到七百万个卵子,(这是妊娠约 20 周的胎儿)。出生时就已经降至一到两百万个卵子;到了青春期,只剩下 30 到 40 万个。女性一生在其生育期内会排出 400 个卵。」

  换句话说,只有不到 1% 的原始卵泡会被排出。虽然生育年龄的女性通常每个月会排出一个卵,实际上也同时“失去”了数百个卵。而体外受精的目标就是要抢救一些卵免于走向衰退的宿命。

生育力:Vogue 译码科学 & 统计数据

  

  

  精子质量也很重要

  马德里生育诊所 IVI的医疗主任 JuanAntonio Garcia Velasco 博士解释,半数因不孕问题来看诊的患者,原因是出在精子异常,这更加突显出卵子和精子的质量在成功受孕上承担着同等的责任。“当你观察过去 50 年来精子的质量,会发现它一直在下降,”他说。该观察有多个国际研究支持。

生育力:Vogue 译码科学 & 统计数据

  生育力保存情势看涨

  Velasco 说生育治疗主要仍在寻求解决生殖问题,有越来越多女性更偏好以选择性治疗来保存生育力,尤其是卵子急冻。“来诊所寻求治疗的妇女平均年龄每年都在增加,现在已达到 37.2 岁,有些患者甚至已届 45 岁上下,而我们的年龄上限是 50 岁。”

  Velasco 的患者来诊所看病原因各异,当中有病患在接受过像化疗这样的侵入性治疗后,选择生育,但更常见的是那些早年没有考虑过是否要生育,直到他们过了黄金时期,以致他们的机会──卵子──随年龄减少。

  他列述学业时间延长、重心放在事业上都是造成延迟生育的因素,然而,想要选择性冻卵的最主要动机“是因为他们目前没有合适的伴侣, 而想保留生育的选项直到日后遇见心仪对象。”在这些情况下,好消息是虽然卵子的年纪至关紧要,子宫的年龄倒是无妨。

  “冻卵最有效的平均年龄是 34 岁,”Goldman 建议:“考虑冻卵的年轻女性有较长时间遇见适合对象,再以传统方式受孕。而讲究成本效益的女性,则应考虑在 37 岁以前冻卵,再晚的话可能会在受孕上出现更多问题。”

  

  

  跨境体外受精

  单单在马德里的 IVI 诊所,Velasco 说就有 20% 患者来自国外。住院专科医生抢手固然是原因之一,经济因素和各国之间立法上的差异也造就了“跨境生育”,Velasco 这么称呼它。“法规各异,即使同属欧盟国家,而在各国间往来很容易,例如很多患者会到西班牙进行胚胎筛选(测试是否有基因异常),或卵子捐赠(这在某些国家是违法的,例如德国),或者是当预约看诊遥遥无期的时候。”Velasco 解释。

  以西班牙为例子,该国在这领域一直保持相当开放的立场。配子(精子和卵子)捐赠自 1988 年就合法化,而在其他欧洲国家则立法不尽相同──在某些国家,像德国、意大利和奥地利,卵子捐赠是违法的;其他国家──例如法国──则禁止以任何赔偿报酬、财务或其他形式交换卵子捐赠。

  “在西班牙,捐赠必须保持匿名,而在英国,捐赠者的身份可以在孩子满 18 岁后取得。基于西班牙这条匿名的法律,夫妻不能够找认识的人作捐赠者,这意味着,举例来说,那些想找兄弟姊妹捐赠卵子或精子以保存家族基因的人,就无法这么做,因为在夫妻和捐赠者之间已有既定的关系。”

  改变生育格局的突破

  胚胎筛选技术现今已经发展到能与标准体外受精治疗结合(全世界适用),以获得更高的成功率。“筛选染色体和异常基因可避免转移无用的胚胎,这让治疗效果更好,在过去十年内,已增加了一倍体外受精的成功率。举例来说,一个完美的胚胎有 60% 到 65% 的成功率,”Velasco 解释。

  “针对特定疾病所进行的遗传筛选意味着我们还可能帮助夫妻生育健康的孩子,”Goldman 补述。

  Velasco 还提到研究仍在继续进行,“试着要改善卵母细胞的质量(发育中的卵细胞),减少卵巢的老化。 在 35 岁以後,DNA 就已受到损坏,而有庞大的研究和开发领域正致力于复原这类损害。”该技术正在考虑利用干细胞来改善卵子的质量──这或许真的会为生育治疗新领域带来革命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