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子艰辛路:面对失望比鼓起勇气压力更大

- 编辑:admin - 点击数:135

求子艰辛路:面对失望比鼓起勇气压力更大

  

  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有的求孕者正在等待做抽血检查。

  在花了十几万元、三次试管婴儿失败以后,46岁的林晨又踏上了新一轮的求子之路。每天早上三点半匆匆起床,从老家临沂赶往济南,早上八点准时出现在助孕诊室门口,这样的奔波路程,她坚持了近一年。而林晨,只是数以万计求子心切家庭的一个缩影。随着不孕不育发病率上升,寄希望于辅助生殖技术的家庭也越来越多,有数据统计显示,我国每100个新生儿中,就有一到两个借助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孩子。

  做了三次试管婴儿

  没盼来一个孩子

  利落短发、灰色开衫,搭配蓝色破洞牛仔裤,戴着红色丝巾的林晨,在排队等待就诊的十几名患者当中有些显眼。“你移植了吗?”“我等着取卵……”林晨与杨娜在等待的间隙交流着。因为经常前来就诊,她们很容易熟络起来,交流经验和心得也是常有的事。

  杨娜今年40岁,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以后,她动了再生一个的念头。“女儿上高中不在身边了,看到朋友都要二孩了,我们也就心动了。”杨娜与丈夫开始努力要宝宝,但她却迟迟没怀上,一查她的输卵管有点堵塞,只能寄希望于试管婴儿。

  “两个月前取了两个卵子,配成了一个胚胎。”杨娜觉得,单单移植一个成功率有点低,她打算再取卵多配成一个胚胎后进行移植。回忆起就诊前后的经历,杨娜脸上不时浮现出了一丝微笑,她说现在连女儿都催着她再要一个,尽管她觉得三口之家已经够稳固了。

  杨娜说自己很能看得开,能怀上最好,怀不上也做好了心理准备。相比杨娜的一脸轻松,林晨则不时流露出羡慕紧张的神情。林晨已经46岁了,眼看着就要步入绝经期,她觉得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早在十几年前,林晨还没有这种紧迫感。“一开始没想要孩子。”林晨与丈夫是重组家庭。丈夫第一任妻子早早病逝,留下一个正在上小学的女儿,林晨把她当亲生女儿般来疼爱。女儿对林晨很是依赖,俩人感情像姊妹一样亲热,林晨觉得有了她就够了。

  后来,林晨和丈夫不约而同的动了再要个孩子的念头。不过,孩子却不能随着念头说来就来,俩人尝试了好一段时间都没能怀上,只好在临沂当地医院借助辅助生殖技术。

  “当时觉得自己年轻,肯定会有孩子的。”36岁的林晨与丈夫满怀希望做了一次试管婴儿,成功移植了胚胎,但胎儿却还没来得及长大就停止发育了。林晨只好进行了流产,她伤心了好一阵,休整了大半年后才鼓起勇气再尝试一次。

  林晨先后进行了三次试管婴儿,花了十几万元,三次却都流产了,最长的一个胚胎,已经发育到了70天,“一次次失败,打击真的很大。”

  无数次想过放弃

  却仍忍不住再尝试

  干嘛逼得自己这么紧?林晨也这样问过自己,无数次想过放弃,但看到小区里人家都抱着小孩,软软的宝贝是那么的可爱,她还是忍不住想再尝试一次。抽血检查、促排卵、取卵、移植……每天早上三点半,林晨就会匆匆起床,从老家临沂赶往济南,早上八点准时出现在助孕诊室门口,这样的奔波路程,俩人坚持了将近一年。

  4月14日,林晨再次来到医院,得知自己先前冷冻的胚胎可以复苏进行移植了,她脸上才稍稍露出一丝笑容。护士交代完接下来的流程以后,怕忘记的林晨反复重复了好几次,她说自己现在记忆力不行了,一会还得再回去问问医生,这几天开的药应该怎么吃。

  为了这一时刻,林晨已经记不得挨了多少针,对她来说疼痛已经不算什么。“有时候在屁股上打针,有时打在肩膀或者肚子上,打的屁股肿了好大一个硬块,很长时间都没下去。”终于在年前,林晨取到了四个卵子配成了两个胚胎,这次胚胎复苏以后没多久,她就可以进行移植了。

  一旦要不上孩子

  女人往往要担更大压力

  50岁的苗红芳依然在等待。三年前,俩人开始求助辅助生殖技术,这几乎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苗红芳与丈夫在老家承包鱼塘养鱼,一次试管婴儿的费用,差不多是他们一年的收入。显然岁月并没有格外优待苗红芳,当时已经47岁的她卵巢功能下降,只取到了三颗卵子,没有成功移植胚胎。就连医生都劝她别再浪费钱了,但她依然没有放下心中执念,去年五月又开始了第二轮尝试。

  传统观念影响下,不少求孕者要面临来自家庭、社会等各方面的压力,求孕之路难免艰辛。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张斌,特别能理解求孕者急迫的心情。“一对年轻夫妻要不上孩子来求诊,说被老家人指指点点,三年过年都不回去了,后来女方北京代孕后,才敢回老家了。”

  相比男人来说,时间对女人则更加残酷。张斌说,女方超过38岁左右,生育能力会下降不少,染色体异常的概率也会大大增加。“年龄对于男性的生育影响,则没有那么大。”山东省妇幼保健院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陶国振说。

  有调查显示,平均每8对夫妇就有1对存在生育障碍。据介绍,不孕不育原因中,男女单方面的问题各占三分之一,20%是夫妻双方的问题,还有10%左右是不明原因的。但是现实中,一旦要不上孩子,女人往往要比男人承担更大的压力。

求子艰辛路:面对失望比鼓起勇气压力更大

  延伸阅读

  辅助生殖技术,不是万能法宝

  据介绍,受多种因素影响,现在不孕不育的发病率比较高,约为12%-13%。陶振国说,不孕不育家庭有的通过治疗可以自然生育,有些则需要借助试管婴儿的手段。“女方输卵管堵塞、排卵障碍,子宫内膜异位症等,男方少、弱、畸精子症,免疫性不孕、不明原因不孕等原因造成生育困难时,可以选择通过试管婴儿手段生育。”

  目前,求助于辅助生殖技术的家庭也越来越多。“目前,我国人工辅助生殖每年能达到约40万个取卵周期,每100个新生儿中就有1个~2个借助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孩子。”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张斌发现,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不少高龄女性的“妈妈梦”再次被点燃,四十岁以上的求孕者也多了起来。但是随着年龄增大北京代孕已非易事,辅助生殖技术成为她们寄予希望的“救命稻草”。

  “一般我们都会告知就诊者,可仍有一些评估卵巢功能后并不适合,却执意想尝试的。”张斌说,这些大龄女性在尝试两三次失败后,才渐渐放弃。更多的则是多次注射促排卵针,仍难以取到卵子,能走入手术环节移植胚胎的,更是少之又少。

  “即便运用试管等辅助生育手段,40岁以上女性再孕的成功率也不超过30%。”张斌说,辅助生殖技术只是解决北京代孕障碍的一种办法,它不是万能法宝。促排卵药物使用不当,还会导致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更难代孕,求孕心切的女性不要盲目依赖辅助生殖技术。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王小蒙 文中林晨、杨娜和苗红芳,均为化名)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3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求子艰辛路:面对失望比鼓起勇气压力更大